资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
> 资讯中心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
Tony趣事

发布日期:2021-02-05 信息来源:北方公司 作者:闫晋 字号:[ ] 分享

年关将至,赶在年前理个靓丽发型是中国人约定成俗的“头等大事”,因为民间传闻“正月不理发”。果然,过了腊八就是年,男女老少要从头开始,减去过去一年的烦恼丝喜迎新春,期盼来年快乐幸福。

不知从何时起,“Tony老师” 变成了理发师的代名词,不仅专指某个人,也代表这个群体。近些年来“集技术和才华于一身”的理发师,他们放浪不羁爱自由的形象加之剪刀手爱德华般的神剪,推动着流行潮流,引领着时尚前沿,为我们的形象锦上添花。更有甚者趣味调侃,“Tony老师”看字面有“拜托,剪好一点”的意思。

掐指一算,我该整理一下发型,不然要赶上理发店排长龙了。果不其然,大街小巷的理发店人满为患,等待的顾客比理发师不知多了几倍。选择熟悉的Tony,店中播放着张学友的头发乱了,伴随着染发剂味儿开始漫长的等待。

这些年,“年龄渐长、头发渐短”是我的真实写照。工作后的紧张节奏让我爱上“好收拾、易打理”的清爽短发。此时,放眼望去大多数为女性顾客,她们的花样繁多,多半以烫染为主。阿姨们最喜小卷卷“喜羊羊”发型,这样以补足发量少的短板。男士普遍简单,无论年龄大小,只需要一个洗剪吹,一个个精神小伙儿便油然而生。两鬓斑白的老人们,来个植物染发,零刺激不过敏,白发变青丝倍感精神。“Tony老师”将为你量身定制各式各样花样发型,保证你焕然一新。当然,有时免不了会令你感到“秃然”,时间会抚平一切。用他的话说:“长几天就自然啦”。

看着几个长发飘飘的学生小妹,我藏不住羡慕的眼神。一个是黑长直,要求修剪层次。另一个把一缕缕发丝烫卷儿,大大的波浪略显优雅。此情此景,让我不经想起一段旧时光。

学生时代无论做什么事,都要相约三五成群。一起吃饭、打水、逛街,至少也得有一个伴儿才行。一天,隔壁宿舍的小娜让我陪她去理发,我和她并不是很熟,但也没有拒绝的理由,想想不如自己也换个发型,就决定一同前往。路上,她神情忧虑若有所思。“怎么了,在烦恼什么?”在我的一番追问下,她撩起耳边的长发,告诉我她先天听力不好,日常都得带着助听器生活,晚上睡觉才会卸掉。一会儿洗头怕浸到水,需要我帮她保管一下助听器。我欣然答应,为了宽慰她说了一句至今想想都很愚蠢的话:“放心吧,有我呢。你这个助听器和我爷爷的很像”。话音落,为了掩饰尴尬,我撸起腿上的伤疤,“看可怕吧,小时摔得,没事,谁都有残缺。”我们相视一笑,又笑而不语。

走进理发店,店员问我们有没有固定的发型师,我们纷纷摇头,于是推荐Tony和Kevin老师,我们选了Tony老师。我让小娜先来,她向Tony老师表达了自己的要求后,放心的卸掉助听器交由我保管。这一幕被站在一旁的Tony老师看到了,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进去打了声招呼,“来吧,我先给你洗头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里面有专门负责洗头的店员,他默默地守护了我们的秘密。期间,他耐心细致,熟练挥舞着剪刀、梳子,安静地诠释着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的理儿。不一会儿大功告成,他做出了OK的手势,小娜开心地点点头。到我了,作为一个将近600度的近视眼,卸了眼睛就是一片茫然。剪了一会儿听见他说:“快戴上看看,是这感觉吧?”我赞同的笑笑,整个过程中看了好几个回合。一旁,Kevin老师正向他的顾客推荐办卡活动,我问Tony老师为什么没给我们推荐,他回答:“你们学生的钱哪来的?不都是爸妈给的吗,多用在学习上吧,剪好了再来,别浪费了父母血汗钱!”其实,我内心很抵触理发店里的各种推销,怕上当受骗,又怕被人看穿学生时代的拮据,而这位Tony老师却带给我们强大的安全感。本该如两只老虎般“一只没有眼睛,一只没有耳朵”的窘态,被他轻松化解。回去路上我俩有说有笑,我因被人寄予信任而欣慰,她因被人默默守护而温暖。

之后的许多年,遇到形形色色的“Tony老师”,有的喋喋不休、有的浮夸花哨、也有的技术精湛,可不要被他们的外表蒙蔽,距离一名合格的“Tony老师”只差一个用心的距离。相信他们磨炼好金刚钻,会做更好的瓷器活儿。职业没有高低,只是分工不同,每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。我认为“Tony老师”的称呼不并是戏谑,相反是一种亲切的叫法。

话说你们知道“Tony出门一定会带什么吗” ?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