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
> 资讯中心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
麦花香
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信息来源:北方公司 作者:苏亚飞 字号:[ ] 分享

记得五一之后,田间的麦子开始由青变黄,麦穗也日益饱满。民间有一句谚语“豆子不怕连夜雨,麦子不怕火烧天”。在芒种的节气里,在与热风的几轮幽会缠绵之后,黄橙橙的麦子就成熟了。穿行在田间的小路上,阵阵浓浓麦香便能迎面扑来,那是熟悉的味道,透露着无尽乡愁。

我的家乡是永城市下辖的小乡村,那里一马平川,有一望无际的麦田。记忆中,每到麦熟前夕家家户户便提前准备,检验往年农具和购买新的农具,以避免麦收时手忙脚乱。主要是收割麦子的镰刀,捆绑麦秆的井绳和运输麦秸的驾车子和三轮车,必须足质足量,半年忙碌只待麦收,不能讲究凑合。另外,不能忽略的是,每年必有的一项艰巨的工程——轧场,选择一块空地,用石磙碾压平整作为打麦场。父亲是家里唯一的轧场好手,毋庸置疑这一任务非他莫属。先清理场地上的杂草,然后撒水渗透,铺上麦秆,这样再套上耕牛用石磙压实的过程中就会减少荡起的尘土,闲置了一年的石磙、石扇,在院前转起圈来,吱吱呀呀像秋收的童谣。这时的父亲尤为高兴,他手拉缰绳,握着一条井绳做的鞭子,不时吆喝,这声音中充满了自豪与满足。天高云淡,蓝天下映照出一片片黄橙橙的麦田。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,像是在催促着赶紧开镰,它们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麦收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战争,乡亲们停止了手里的一切杂活,参与到割麦这场需要速战速决的战争,在外地工作的人们也都请假回家,村里的孩子们也都趁着周末或者假期,帮着家里烧茶做饭。有的地块离家距离较远,中午就在麦田里匆匆吃完,就又开始割麦工作了。放眼望去,每块麦田都闪动着健硕的身影,银白色的镰刀映着烈日发出刺眼的光。一道道麦子顺势倒下,一把把整齐的排列在麦田里,像一列列待命的士兵。收割完一块完整的麦田,就用叉把一列列麦铺子装进驾车子或者三轮车上,用绳子刹紧车辆,男人们跨上牵引绳或把握方向盘,装好的麦秆像一座座小山慢悠悠来到打麦场。整片整片的麦子都是手工收割,虽然是早已布满老茧的手掌,依然还是磨得红彤彤,有的甚至磨起了水泡。村里的孩子们就在地里捡麦穗,手里提着一个简易制作的蛇皮袋,把捡到的麦穗整齐的装在里面,最后放到打麦场的麦垛上。如果真把收麦比喻成一场战争的话,那么村里的孩子们就是在清扫战场残留,他们的存在为整个收麦活动平添了几分乐趣。

一片麦子收完,就进入下一道工序——打场,为了提高脱粒效率,在打场轧麦前需要把麦铺子摊在打麦场上晾晒一上午时间,通常在下午三四点种进行打场,这时候麦铺子较为干燥,最容易脱粒。用绳子将石磙、石扇连接在三轮车上亦或是套上耕牛,这样来回在麦铺子碾压,中间经过几次翻晒,麦粒就顺利的与麦秸分离开来。扬场是个技术活,要选择一个通风地方,还要检测风向并在扬场的过程中不断地用扫帚轻扫,这样才能清除麦粒中的麦糠。雨水是麦季最烦心的事了,如果遇上连阴雨,麦粒受潮又不能见到阳光,极易生虫。所以不论是收麦还是打场,必须分秒必争,称得上是虎口夺粮了。最后,看到堆在打麦场的黄橙橙、金灿灿的麦粒,所有的劳累和艰辛便烟消云散,有的只是满足与喜悦。

随着家乡的发展,农业已基本机械化,加上前几年家里的土地也已承包出去,到现在已有多年没有亲身参与过麦收了,但每到麦收季节,脑海里便浮现起那一幕幕麦收情景,顿时柔情满满……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